恩施著名女歌手张姝妮纪念馆

天堂纪念馆:/TT556022201
本馆由[ 妮妮妈妈]创建于2011年09月26日

  张姝妮,于2010年10月25日晚上9点钟左右被他的丈夫梁子军为骗保而雇佣的凶手陆富山残忍地杀害在家中。被害时,年仅29岁,生前系“恩施州土司皇宫刺绣有限公司”业务部经理,技术骨干。

  我女儿与前夫因性格不合而协议离婚。后经人介绍与离异多年的梁子军认识,交往一段时间后,于2009年10月1日结婚。婚后,从表面看夫妻关系很好。梁子军对我女儿关怀备至,疼爱有加。我女儿对梁子军及梁的父母姊妹也很好。两人都没带孩子,各自的孩子都判与对方。我女儿颇感满足,认为自己找到了幸福。

  2010年10月26早上,我因有事打我女儿电话关机,我到公司车间也没见她来上班,接着又打了好几次电话也是关机。我以为她病了。快到1点钟的时候,我女儿的丈夫梁子军从恩施回来到我们厂里问我,张姝妮来上班没有。我告诉他,没有,电话也一直打不通。他说他也打了好几次,就是打不通。他在我们厂里吃过午饭后回到家里,大概1点20分左右打来电话,告诉我说家了被盗,要我们赶快过去。我问他张姝妮呢?他说不在家。我连忙去到他家。我女儿不在,家里好像被翻动过,但门窗完好无损。只要是我女儿一人在家,她都要反锁客厅门,这是她多年的习惯。梁子军当时作为盗窃案报的案。后来我发现地上有几滴血迹。我心里很着急。后来警察在衣柜里面发现了我那早已断气的女儿。法医鉴定结果是他杀,我女儿忠厚善良,从不与别人发生争吵,她虽然出嫁了,但离我们家不远,白天与我在一个车间上班,晚上与梁子军在我们家吃完晚饭后一起回家。我非常了解我的女儿。他没有任何仇人,更没有情人。她不是一个有钱的人,不是小偷和抢劫的对象。我们在悲痛万分的情况下瞑思苦想,想不出是谁这么丧天害理。去残杀一个与世无争的弱女子。两个月后案件告破。是口口声声说爱我女儿的梁子军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为了骗取国家巨额保险而雇凶将我那忠厚善良的女儿残忍地杀害了。原来,梁子军和我女儿结婚不是为了组成一个家庭安安稳稳过日子,而是有一个惊天的阴谋---“杀妻骗保”。

  在与我女儿确定关系不久,也就是2009年7月21日,梁子军在新华保险公司为我女儿买了第一份人生意外险。同年10月16日,在泰康人寿保险公司为我女儿买了第二份人生意外险。又于同年12月16日在平安保险公司为我女儿买了第三份人生意外险。特别是10月16日的那份保险,一次性投保8万元。并且我女儿丝毫不知,被保险人签字栏内也不是我女儿的亲笔签名,而是梁子军代签我女儿的名字。梁子军不是一个有钱人。短短无个月内为我女儿买了巨额人生意外险。。梁子军比我女儿大12岁,从事的又是非常危险的工作(开车运输雷管炸药)。他不为他自己买人生意外险,反而为从事非常安全的工作的妻子买人生意外险,并且受益人是梁子军自己,难道他有先知先觉,我的女儿会比他先故。这说明梁子军是早有预谋的。20 10 年春节,公案局局长给老公安汇报该案案情时说;梁子军归案后交代,他不管和谁结婚他都要杀。只是张家女孩倒霉,给碰上了。真是可恶可恨到了极点。

  梁子军和杀手陆富山归案后交代。梁子军与我女儿结婚后3个月后,就找到铁哥们---狐朋狗友陆富山,要陆富山帮他杀一个人,当时并未说明杀谁。梁子军许诺给陆富山6万元杀手费。先给1000元定金,事成后也就是说保险费得到后在给余下的钱。从此,梁子军与杀手陆富山多次精心密谋策划如何杀妻骗保。可恨的梁子军叫我女儿做了饭菜热情招待陆富山。说陆是他的朋友。其实,梁子军其目的是带陆富山去认识我女儿。这以后,他们曾4次将“杀妻骗保”付诸于行动。每次梁子军都借故不在现场。用电话遥控指挥。第一次,陆富山带着作案工具跟踪我女儿,我女儿回家后带梁子军的外甥去吃宵夜,“杀妻骗保”

  计划落空,我女儿侥幸活了下来。

  第二次,梁子军又借故不在家。陆富山趁我女儿还没下班,提前用梁子军给他的家门钥匙打开防盗门进屋躲在杂物间的窗帘后面。当晚我女儿加班到深夜。等我女儿睡下后,陆富山偷偷来到我女儿的床前,正准备伸出罪恶的魔爪去掐我女儿的脖子的时候,我女儿突然坐起来。并气愤地质问陆富山半夜三更来干什么。陆富山谎称是梁子军叫他来捉强盗。我女儿问;梁子军呢?陆富山说,追强盗下楼了。我女儿连忙给梁子军打电话,说你的朋友太不像话,半夜三更跑到我床前来了。梁子军说;没办法,他是我的朋友,我请他来捉强盗的。其实,在我女儿给梁打电话时,陆富山已经给梁子军通了电话,陆告诉梁子军说,你老婆发现了,梁子军叫陆停手,叫陆富山想办法把他从老家接回城里。陆富山花50 钱包了一个出租车把梁子军从10几里外的老家接回城里。我女儿问梁子军为什么才回来。梁谎称在外陪朋友喝酒。其实,在这之前,陆富山曾用梁子军给他的防盗门钥匙去开过我女儿的门,因我女儿一个人在家他都要反锁防盗门。所以陆没进到屋。难怪女儿曾对公司一起上班的姐妹说,她家去强盗了,她一晚上都没敢睡,开着灯在床上坐了一晚上。其实,那哪是强盗,那是她所爱戴的、信任的丈夫雇请的杀手去夺取他的性命啊。这一次,梁子军这个丧心病狂的歹徒,利用工作之便,偷回雷管炸药导火索,还有蚊香,放在电脑房的床下,因为梁子军知道我女儿的习惯,只要他不在家,我女儿在电脑房加夜班后就睡在电脑房(因我女儿加班用的缝纫机就放在电脑房)。他们的计划是;陆富山把我女儿掐死后,用蚊香点燃导火索,导火索引爆雷管炸药。然后引燃汽油(窗台后面放着梁事先准备好的一大桶汽油),妄图焚尸灭迹。他们连导火索要燃多长时间都进行过实验,估计陆富山能安全脱离危险地带。真是用心何其毒也。那次因我女儿突然惊醒,他们精心策划的“杀妻骗保”阴谋第二次“流产”。我那可怜的女儿又躲过一劫,她在这个美好的世界又多活了几天。但是,梁子军并没因两次“杀妻骗保”行动“泡汤”而停止犯罪。也没有因我女儿被蒙在鼓里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而良心发现停止犯罪。反而变本加厉继续精心策划“杀妻骗保”。

  2010年国庆 ,是我女儿与而恶魔梁子军的结婚周年记念日,原本他们准备去九寨沟游玩。也是苍天有眼,我们公司只放3天假。我劝她不要去,据后来梁子军交代。他准备到外面游玩时找机会杀害我女儿。要是在外面作案,也许案都很难破获。那梁子军的“百万富翁”的美梦也许就成真了。

  梁子军见我女儿不会与他到九寨沟去过结婚周年记念日了,他到外面杀害我女儿的计划落空了。于是,10月3号,他骗我女儿说他的一个重庆朋友邀他一起做生意。他给单位请了一个月假,对外称是去重庆治病。我女儿问他做的什么生意,梁说,这个你不要管,反正很赚钱。到时你只管用钱就是,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连你的妈、老汉也不能说

  。 我女儿很听梁子军的话,没有告诉任何人,但她还是告诉了我,因我问我女儿梁子军到底是什么病要请一个月假,还要到重庆去医治。所以我女儿就告诉我两字军区重庆做生意。我问我女儿说你们哪来的本钱呢,我女儿说,不要本钱,是梁子军的一个重庆朋友。我很怀疑,现在生意这么难做,还不要本钱,又很赚钱,既是好朋友为什么结婚时又不见来祝贺呢?虽然我很怀疑,因据我与梁子军相识一年来,我认为他不是做生意的料。但我压根就没往他要加害我女儿那方面去想,我当时怀疑他是不是在贩毒。他10月11号从重庆回来,我好想问问他做的什么生意,但我女儿不准问,我唯恐影响他们的关系,所以就没问。

  其实,梁子军去重庆哪里是去做生意啊,他是为了制造不在杀害我女儿的现场而借故去重庆。那次他们进行了周密的计划。两个恶魔提前到黔江买了作案工具。手套、铁锤、帽子、绳子,他们都是40和41码的脚,却买了一双作案用的36码的鞋子。还故意把鞋底锉了好多纹路。梁子军还专门买了3张手机卡,他自己一张,凶手一张,我女儿一张。梁对我女儿说。这张卡只能与他单线连系,欺骗我女儿说是专门谈做生意的事情时用的。梁子军一切安排好后。他去了重庆,在重庆等着“好消息”。凶手陆富山按照他与梁子军策划好的阴谋。以送银行卡为由去到了我女儿的家。正当凶手准备对我女儿下毒手时,接到梁子军的短信,叫陆马上离开。因我女儿突然用她与梁子军单线联系的卡给梁子军发了一条短信。梁唯恐我女儿当晚被害后会牵连到他,所以叫陆富山停手,陆富山谎称银行卡拿错了,问我女儿要回那张本来就是假的银行卡。然后匆匆离开。我那可怜的女儿暂时躲过一劫。又在这个世界多活了几天。

  可恶的是,梁子军这个口蜜腹剑的伪君子11号从重庆回来,还花300多元给我女儿买了一双休闲鞋,给张姝妮的爸爸买了重庆特产牛肉干。梁子军去重庆期间,他80高龄的老父亲生病住院,我女儿从百忙中抽出时间做一些可口的饭菜亲自送到医院,到医院伺候梁的父亲。梁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杀妻骗保”的计划。继而紧锣密鼓地加速“杀妻骗保”的行动。于10 月23日警告杀手陆富山,这次一定要成功,她必须死。如这次不成功我另找他人。并把杀手费提高到10万元。并对我女儿说他的重庆生意伙伴到恩施来了,他24号要去恩施,但对外还是谎称去恩施看病。24号早上,梁子军就来到我们公司。在公司员工面前,对我女儿故作亲密状。在我们公司食堂用过午饭后,梁就去了恩施。25日 ,我女儿在公司上班,梁给我女儿的电话不断,嘘寒问暖。以假象麻痹我女儿。下班时,我女儿带了10双绣花鞋回家加夜班。我女儿与我一起在我们家吃过晚饭时,梁子军从恩施打来电话,问我女儿是否回家,什么时候回家。并说他第二天回咸丰。我女儿临走时还交代他爸爸说;爸爸你明天买点鸡杂,用酸萝卜煨个干锅儿,梁子军明天回来,他喜欢吃。这就是我女儿留给我们最后的一句话,一句对梁子军这个魔鬼无比关心、无比爱戴的一句话。

  7点过几分,我女儿兴高采烈地回到家里,我那善良的女儿她哪里知道。大祸即将临头,她那宝贵的生命已危在旦夕。她带回家的鞋子才做了一半,大概8点40分左右。梁子军打电话叫他开门,说上次那朋友给她送银行卡来了。我女儿打开反锁的防盗门,放进了陆富山,还给陆富山泡了茶。梁子军为了配合陆富山。按照他们事先商定好的计划,故意打电话给我女儿,告诉我女儿说沙发垫子下面有存折,叫我女儿给陆富山,我女儿一边接电话,一边弯着腰、勾着头去翻沙发垫子,陆富山趁我女儿不注意,用事先准备好的铁锤猛击我女儿的头部。我女儿尖叫一声(庭审时审判长问梁子军听到了什么,梁说听到张姝妮尖叫一声。可恨啊,恶魔)。我女儿随即倒地,陆富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将我那无辜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儿活活勒死了。然后陆富山将我女儿藏尸于柜,将现场清理干净,把我女儿的手机及手上带的戒指拿走,还拿走我女儿提包里面的几百元现金,扬长而去。梁子军指使陆富山砸坏了我女儿的手机,丢掉了铁锤(后来找到),烧毁了绳子和血衣。

  案发后,整个县城人心惶惶。我女儿被害于自己家中。常言道;家是温柔的港湾。家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女儿在县政府大院旁,在县公案局眼皮底下,又是在万家灯火的9点时刻被害。人们议论纷纷。我女儿在人们的眼里是一个文静的女子。从不与别人发生争执。我女儿能歌善舞,在县城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业余女歌手。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与自己相亲相爱的丈夫要加害于她。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啊。谁也想不到,一年来,我女儿伴随的是一只披着羊皮的豺狼。我女儿与狼共舞一年,想起都后怕啊。

  破案前,办案民警曾多次询问梁子军,他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说自己不在作案现场。

  破案后,也百般狡辩。最后在铁的事实面前,不得不低下罪恶的头,交待了“杀妻骗保”的全部过程。但在看守所又利用外劳,写信与陆富山窜供。指使陆富山翻供,叫陆富山不要牵扯他,一人承担罪责,他出狱后,负担陆富山的家人。陆富山把梁子军写给他的窜供信交给了专案组负责人。

  公审那天,梁子军极不老实,百般狡辩、抵赖。找出种种理由为自己开脱,妄图减轻自己的罪行而苟且偷生。真是卑鄙到了极点。

  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8月30日已开庭公开审理了此案。中央电视台天网栏目组在现场录制了整个庭审过程。目前,中院还没宣判。我们焦急地等待着判决结果。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毕竟像云南高院那些贪赃枉法的狗官还是少数。我不稀罕罪犯的赔偿,无论多少金钱也比不上我的女儿。无论多少金钱也买不到我女儿的生命。我们是普通老百姓,我们也是守法的公民。我不能以牙还牙。我只希望法官能秉公执法。判处共同杀人犯梁子军、陆富山死刑立即执行。还我女儿一个公道。

  我虽然不太会用电脑,但我也经常看贴。我恨药家鑫、赛锐、杨昌奎、曹瑞林等穷凶极恶地杀人恶魔。我同情被害人家属。世界上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生离死别。痛苦的生离死别又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不求她对自己有多少回报。只求她们能平安、健康、幸福、快乐地生活着。眼看着自己的骨肉无缘无故被坏人残忍的杀害,并且死得那么惨,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啊,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深有感触。我们眼在流泪,心却在流血呀。

  我痛恨云南高院的法官,他们太卑鄙了,光天化日之下为虎作伥。

  我很感谢广大的网民,他们正义的呼声震慑了云南高院,改判杨昌奎为死刑。我看到了希望,在我们中国好人占多数,正义总是战胜邪恶。

  强烈要求判处赛锐、杨昌奎、曹瑞林、梁子军、陆富山等杀人恶魔死刑立即执行。尔等罪犯作案动机卑鄙无耻,作案手段残忍无比。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且情节十分恶劣,社会影响极坏,民愤极大,不杀法理不容,天理不容。我们的女儿将死不瞑目。